<progress id="brxtp"><noframes id="brxtp"><th id="brxtp"></th><ruby id="brxtp"><video id="brxtp"><del id="brxtp"></del></video></ruby>
<span id="brxtp"><address id="brxtp"></address></span>
<span id="brxtp"><noframes id="brxtp"><span id="brxtp"><video id="brxtp"><strike id="brxtp"></strike></video></span> <th id="brxtp"><noframes id="brxtp"><th id="brxtp"></th><strike id="brxtp"><noframes id="brxtp"><strike id="brxtp"></strike>
<th id="brxtp"></th>
<span id="brxtp"><noframes id="brxtp"><th id="brxtp"><noframes id="brxtp"><th id="brxtp"></th>
<progress id="brxtp"></progress>
<span id="brxtp"><noframes id="brxtp">
您的位置:首頁 > 學習園地 > 藝術之窗

呼出四皓復照商山

——王家民長篇歷史小說《商山四皓》閱讀筆記

陜西政協網 發布時間:2022-10-31 08:34 【字體:

《商山四皓》小說插畫作品(743732)-20221031083402.png

□ 張念貽  

天地何皓皓,浩歌唱皓風。在陜西,寶雞有“橫渠四句”,宋代大儒張載所言“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渭南有“四知先生”,東漢廉吏楊震所言“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藍田有師從張載的一門四進士“藍田四呂”;商洛有師從荀子的“商山四皓”。相較前兩者的婦孺皆知,后兩者卻是近乎被遺忘的巨大存在。
  王家民先生的長篇小說《商山四皓》,以對話千載的勇氣完成了一次“喊山”之舉。呼出“四皓”這樣一組中國歷史上處于秦始皇與漢高祖兩大顯赫帝王之間的傳奇人物,有關四皓的史料與傳說,歷代不乏著書立說者,多少有些語焉不詳、形象蒼白,在小說描述的歷史場域中,四皓人物既生動鮮活又個性鮮明。林泉高致,超然物外。這種氣節與風骨,不僅為司馬遷、班固的《史記》《漢書》所載,更為包括李白、杜牧、柳宗元、白居易等在內的歷代詩家所吟詠,為歷代史家所敬仰。詩仙李白奉為“四神”:“白發四老人,昂藏南山側。偃臥松雪間,冥翳不可識?!卑拙右踪潎@道:“皤皤四先生,高冠危映眉。從容下南山,顧盼入東闈?!?/span>
  秦漢何巍巍,四皓何皓皓?莫道商山文脈深,風追四皓惟此君。王家民先生尤為令人感佩的是,作為一位從事藝術教學的教授、一位秉持傳統筆墨的畫家,在其年逾花甲卸去繁冗之后,回歸赤子之心,歷時十載,以文學藝術的方式完成了對先賢與母土的一次深情致敬。這本《商山四皓》,可謂“先生之風,山高水長”,帶領我們穿越時空重回秦時明月漢時關,喚出四位忠肝義膽、燭照乾坤的豐碑人物,可知可感、可敬可佩、可泣可歌,大氣豪邁,百轉千回。
  怎樣的四個人物,怎樣的傳奇佳話,引得王家民先生深情眷顧?一個最為直接的因由是,商山系家民先生故土,自幼民間流傳耳濡目染的有關“四皓”的傳說,猶如根植于心的一粒靈性草籽,在窮盡半生的水墨生涯中,無數次心懷敬仰、描摹追寫四位先賢,所涉獵的有關“四皓”的歷史典籍、民間傳說,所尋訪的人文遺跡、風土人情,稔熟于胸并交相浸潤,最終催發出了這部鴻篇巨制。這種積久勃發的精神,如同陳忠實先生筆下的《白鹿原》,幻化而出中國文化的白鹿精魂。
  就像是圣經里的《出埃及記》,商山四皓的一度“出商山記”,兩度“入商山記”,由擁戴秦始皇到蕭然離朝“護書”而隱,到拒絕漢高祖劉邦,再到輔佐劉盈扶危漢室于即倒,攜手穩定了漢初政局后又悄然離去……四皓的抉擇給歷史留下了值得深思又耐人尋味的謎團,仿佛重重迷霧,有人稱道,更有人不解其“護主”之舉,善于翻案的杜牧詩曰:“南軍不袒左邊袖,四老安劉是滅劉?!睂Υ?,歷代史家學人不無質疑。歷來成王敗寇,誰會替代“四皓”回到人之本、家之本、國之本?“四皓”的源流根本何在?音容笑貌何在?言談舉止何在?傳奇故事何在?
  史學追求史實與考證,文學追求情感與生活。長篇歷史小說《商山四皓》的可貴處在于,從血脈深處生發的情感認同,并借助這種強大的情感認知,再現了四皓身上“愚、神、剛、正”的人格力量。在廟堂與江湖之間,圍繞四皓鋪開的關系大網,從倫理爭辯到良言勸善,或疾或徐,或張或馳,卻總有一種家國情懷與熱血情結熔鑄其間,尤其是細密織入的或血淚、或英武、或曠達的歷史人物及重要場景,嬴政、劉邦、李斯、呂不韋,劉盈、呂后、張良、蕭何等人,如影隨形、歷歷在目,與“廟堂言”與“江湖語”相呼應的山老人、良娃、虎豹兄弟、殘疾民女,抱樸歸真,蒼生民瘼。凡此種種,積細積微、至情至性,是大開大合的大爭之世大顯大隱,既是濃墨重彩的一曲浩然長歌,又是打馬絕塵的一抹遠山淡影。
  皓皓如明月,明月何皎皎。王家民先生筆下的商山四皓,化山為神,臥松飲雪,成為中國歷史文化淵源的高山峽谷,如虹飛瀑,入潭成溪,匯流成海,滌蕩人心。
  呼出四皓復照商山。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山高月小,依然如炬。商山四皓堪稱中國歷史“千年雪翁”,雪落千年,光照亦千年。

來源:各界導報 編輯:郭長財
分享:
抵在公车上蹂躏跪趴NP
<progress id="brxtp"><noframes id="brxtp"><th id="brxtp"></th><ruby id="brxtp"><video id="brxtp"><del id="brxtp"></del></video></ruby>
<span id="brxtp"><address id="brxtp"></address></span>
<span id="brxtp"><noframes id="brxtp"><span id="brxtp"><video id="brxtp"><strike id="brxtp"></strike></video></span> <th id="brxtp"><noframes id="brxtp"><th id="brxtp"></th><strike id="brxtp"><noframes id="brxtp"><strike id="brxtp"></strike>
<th id="brxtp"></th>
<span id="brxtp"><noframes id="brxtp"><th id="brxtp"><noframes id="brxtp"><th id="brxtp"></th>
<progress id="brxtp"></progress>
<span id="brxtp"><noframes id="brxt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