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gress id="brxtp"><noframes id="brxtp"><th id="brxtp"></th><ruby id="brxtp"><video id="brxtp"><del id="brxtp"></del></video></ruby>
<span id="brxtp"><address id="brxtp"></address></span>
<span id="brxtp"><noframes id="brxtp"><span id="brxtp"><video id="brxtp"><strike id="brxtp"></strike></video></span> <th id="brxtp"><noframes id="brxtp"><th id="brxtp"></th><strike id="brxtp"><noframes id="brxtp"><strike id="brxtp"></strike>
<th id="brxtp"></th>
<span id="brxtp"><noframes id="brxtp"><th id="brxtp"><noframes id="brxtp"><th id="brxtp"></th>
<progress id="brxtp"></progress>
<span id="brxtp"><noframes id="brxtp">
您的位置:首頁 > 學習園地 > 藝術之窗

懷念那些寫信的日子

陜西政協網 發布時間:2022-09-19 08:34 【字體:

寫信(709905)-20220919083049.jpg

□ 周曉凡  

春有風箏,夏有魚,秋有青鳥,冬有雁。書信一來一往間,日子就這樣過去了
  上次回老家,我想找一本以前讀過的書。母親說,我的舊物都放在小屋的柜子里,于是我打開那厚重的木箱翻找。
  一縷陽光透過窗子灑落在箱子角上,我看到那個角落里有一沓厚厚的信封。伸手去翻看,原來是我上學時和朋友們來往的信件,被我媽用毛線繩系好,一摞摞擱在箱子里。原以為這些信早已隨著時光消失了蹤影,卻不承想它們還守在原地。
  上大學那幾年,是我寫信最多的時候,因為高中時的好友都分散在全國各地讀書。新的環境,新的一切,讓我們急于想向對方訴說,在沒有手機的年代,寫信就成了最好的溝通方式。
  我記得那時候,每次我們班的生活委員去取信件回來,圍著他的同學都是一臉期待。拿到信的,臉上就綻開花一樣的笑容;沒有收到信的,遠遠望去就能感受到那深深的落寞。在那些不緊不慢的大學時光里,寫信和等信給我們的生活增添了太多的光彩。
  我的室友小朱跟她男朋友分別在城市的兩端讀大學,只有假期才能見上一面。平時,她只要沒事兒,就給男朋友寫信。從我們上什么課,到中午吃什么;從她跟誰關系要好,到哪個老師有什么綽號……都一一寫在信里。我不知道她男朋友收到信時會是什么心情,但我看見她寫信時那一臉的幸福,就覺得這樣兩地穿梭的愛情如果能走到最后,留下的就全是浪漫。
  我那時沒有男朋友,只給閨蜜寫信,可每次寫都會用不同的信紙。春天的信箋上有淡淡的桃花,有飛揚的風箏,有漂泊的船只。夏天時,換作粉紅的荷花,青青的碧草,寂靜的山林……一年四季,各有不同。我把心思寫在每一個畫面上,總感覺每一封信都像一首詩,記錄著我們青春的足跡,揮灑著年少的歡喜。
  前段時間看了一部電影,一個女孩把所有的心事都寫在信封里。大學四年,她遇見那個喜歡的人無數次,但只把喜歡寫進一封封信里,不敢告訴他,更不敢跟人訴說。有人也許會覺得,在這樣的年代,還用寫信的方式告白,未免太過迂腐。但我卻覺得,越是快節奏的時代,越需要慢一點的感情。
  貓膩在《慶余年》里寫道:“春有風箏,夏有魚,秋有青鳥,冬有雁。書信一來一往間,日子就這樣過去了?!辈还軙r光怎么流轉,能在書信里留下來的,都是一幀幀柔美的畫面。記憶可能會出現偏差,但文字不會,那些書信里的歲月,就是最好的見證。
  “回不去的那段相知相許的美好,都在發黃的信紙上閃耀,那是青春詩句記號……”耳邊再次響起這首歌,回憶起那些寫信的日子,一點一滴都是懷念。真想在此刻抽張信紙,執一支素筆,給遠方的朋友寫封信,不訴哀愁,只言喜悅。

來源:各界導報 編輯:郭長財
分享:
抵在公车上蹂躏跪趴NP
<progress id="brxtp"><noframes id="brxtp"><th id="brxtp"></th><ruby id="brxtp"><video id="brxtp"><del id="brxtp"></del></video></ruby>
<span id="brxtp"><address id="brxtp"></address></span>
<span id="brxtp"><noframes id="brxtp"><span id="brxtp"><video id="brxtp"><strike id="brxtp"></strike></video></span> <th id="brxtp"><noframes id="brxtp"><th id="brxtp"></th><strike id="brxtp"><noframes id="brxtp"><strike id="brxtp"></strike>
<th id="brxtp"></th>
<span id="brxtp"><noframes id="brxtp"><th id="brxtp"><noframes id="brxtp"><th id="brxtp"></th>
<progress id="brxtp"></progress>
<span id="brxtp"><noframes id="brxt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